多省推超载处罚新标准,一波货车司机在割肉路上

  新聞資訊     |      2022-09-20 21:54

  2018年元旦剛過,物流人朋友圈裡就有一大波地方政策襲來,焦點還是治超。一些省份公佈瞭貨運車輛超載處罰新標準,受到較高關註。山東、湖北、雲南、福建等地交管部門公佈的處罰規定,成為車主和司機議論的中心。

  現代物流報記者獲悉,此次各地出臺超載處罰標準並不一致,處罰程度不同,方式上也各有側重,雖然都遵照新GB1589標準,但貨車車主、司機對此規定的實施仍存有一定疑慮。

  各地處罰標準大不同

  翻開各地的處罰規定可以看到,處罰措施大致相同,標準卻有較大不同。

  ①湖北:最高扣6分,罰款1000元。處罰手段包括扣車,卸載,對駕駛人罰款和扣分。如超載30%以下,除扣車、卸載外,罰款200元、記3分;超載30%-100%,罰款500元、記6分;超載100%以上,罰款1000元,記6分。



  山東交管部門發佈:貨車交通違法處罰事項清單

  ②山東、甘肅、雲南:最高扣6分,罰款2000元。這三省處罰手段依然是扣車,卸載,罰款,扣分。但罰款和扣分成為主要手段,關於罰款:雲南超載50%以上,罰款金額達2000元;甘肅、山東超載達到100%以上罰款2000元。

  ③福建:超載1噸罰款500元,列入黑名單。福建省的治超載手段更直接。規定要求,從2018年1月10日零時起,福建省高速公路執行新的超限黑名單車輛攔截標準,被攔截違規車輛須及時到就近綜合執法機構接受處罰(超載1噸罰款500元),方可解除黑名單。一年內違規三次以上將吊銷營運證。

  總之,這些處罰標準的出臺,超載治理的作用無疑將非常明顯。不過,各地處罰方式、標準、程度不同,使看上去嚴格的規定顯得有些凌亂,也使不少車主司機心生質疑。

  司機這些疑慮誰來解?

  隨著治超處罰標準的陸續出臺,車主和司機的質疑和顧慮也就接踵而來。盤點下來有以下幾個方面。



  司機接受處罰(資料圖:來源網絡)

  疑慮一:標準為何不統一?

  治超是全國范圍的,不是某一地區的行為,且有統一規范,為何在處罰上有如此大的差別?

  ①標準不一不利於統一治超。在其他省份超載30%,隻是罰款1000元,扣3分。可是在福建超1噸就被列入黑名單,相比之下在福建誰還敢超載?

  這邊嚴格那邊寬松,將使徹底杜絕超載更加困難。

  ②“百噸王”橫行,難顯公平。新GB1589標準實施一年多,百噸王依然打不絕,貨運司機口裡“我們那裡依然百噸王”絕非玩笑。有網友表示: “(處罰標準)全是給標載車制定的,百噸王誰沒點路子。”“大載車滿大街都是。”。

  疑慮二,處罰重點還是司機?

  ①對司機的處罰力度更大。幾個省出臺的處罰規定主要焦點是司機群體,其處罰力度也比較大。例如,司機如果有兩次超載行為被罰夠兩個6分,(A/B)駕駛證將被降級,面臨失業風險。

  ②說好的一超四罰在哪裡?雖說嚴格治超對於規范發展有利,但造成超載往往不隻是司機一個人的事,與貨主、運輸企業、貨場等不無關聯,隻處罰司機,並不能很好地遏制超載。一位司機表示:“說好的一超四罰呢?”。

  有司機反映,絕大多數司機不想超載,有的貨主用欺瞞的手段超載裝貨,碰上查超載,司機自然成瞭“冤大頭”。有司機說“怎麼不為車主司機想想辦法哩?很多司機隻是打工者”,“要是重罰貨主,相信就沒人敢讓司機超載瞭。”可很多人都沒有見過有很多貨主被重罰。真正一超四罰瞭,才體現瞭公平公正。

  疑慮三,能夠執行到位嗎?

  ①能否執行到位需看效果。各地雖然出臺瞭嚴格的治超處罰標準,但由於此前有地區執行治超政策松緊不一,使部分超載現象再度抬頭,所以此次在新處罰標準之下,大傢仍希望看到真正能夠實施起來。有司機評論表示“但願能夠執行到位,徹底治超”“真能按規定執行,司機師傅為執法者點贊”。

  ②舉報電話很少能打通。記者發現,在各地公佈超載處罰新標準的後面,都附上省內各地舉報監督電話。然而,包括12328在內的當地舉報電話,不少司機吐槽“無人接聽”。

  疑慮四,治超政策漏洞如何補?

  ①輕卡載重標準有待權衡。此次眾多處罰標準中,依然沒有對二軸貨車做具體要求,讓很多輕卡車主和司機有些心裡發慌。根據《公路貨運車輛超限超載認定標準》二軸貨車總重不超過18噸,同時備註二軸貨車總重應不超行駛證標明總質量。

  據悉,4.2米輕卡核載僅為1.5噸,運營中易出現超載現象,輕卡車主處境尷尬。如果按既定標準要求,將會有大量車主、司機被處罰,希望引起重視。

  ②處罰手段過於側重罰款、記分。車主、司機總是會擔心罰款、記分的處罰手段在執行中變味,會成為某些執法者手中斂財的工具。許多一線從業者長期以來經歷過太多案例,新規實施後是否有改觀,需拭目以待。

  總之,治超是系統工程,明確處罰標準,加大處罰力度,固然起到震懾作用,但加強疏導同樣重要。正如不少司機、車主提出的那樣,“能否給車主司機支個招?”

  記者留意到,2017年交通運輸部出臺瞭《關於治理車輛超限超載聯合執法常態化制度化工作的實施意見(試行)》,對聯合執法、源頭治超、失信懲戒、執法紀律等方面作出明確指示。文件要求疏堵結合,綜合整治,相信車主司機疑慮會伴隨文件的貫徹執行而一一解開。

  此次各地公佈的超載處罰標準,是在更多治超經驗基礎上的細化。但通過反饋可以看出,一線司機還有更多訴求,比如希望統一標準,全國同步,將源頭治超進行到底等,如此將“一超四罰”“十不準紀律”等落實到位,方能為貨運行業創造出健康有序的良好環境。



  • 上一篇:珠江水运内河货运量首破9亿吨大关

  • 下一篇:重磅消息:“供应链管理服务”纳入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