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R模式重构MRO工业品供应链体系 助力制造企业降本增效

  新聞資訊     |      2022-09-20 21:54

  據有關數據統計,中國工業全年總產值約30萬億,大宗物資以外原材料占工業總產值約20%,市場容量6萬億。但是,作為一個數萬億規模的市場,中國MRO工業品供應鏈還處於原始社會,最近十幾年互聯網化、信息化、金融化的浪潮,幾乎沒有觸及到這個領域。

  想象一下,如果用新管理、新技術(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對中國的工業品流通行業改造,將是怎樣一幅光景?

  12月29日,萬聯網創始人蔡宇江及團隊一行到川山甲供應鏈參觀考察,與川山甲董事長許建華展開瞭深入的探討。

  “從2008年開始,我們就在研究如何通過新管理、新技術(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重構整個MRO工業品供應鏈體系,為中國制造企業降本增效。”許建華告訴萬聯網走訪團隊,重構後MRO工業品供應鏈體系,可給中國生產制造企業最高節省40%的成本。“即便是隻為制造企業節省20%的成本,也能實現每月節省1000億,每年節省1.2萬億的目標。”

  被忽視的MRO工業品流通供應鏈

  所謂MRO,是Maintenance(保養)、Repair(維修)、Operation(運營)三個英文單詞的縮寫,代表非生產原料性質的工業用品。

  具體來說,也就是企業在生產過程不直接構成產品的,為瞭滿足其正常的生產運營,而對企業的設備,機械,設施等進行保養,維修以及運營的非生產性物料。對企業而言,MRO采購的量相對於生產性物料要少很多,但是它卻直接影響到企業的生產與運營。

  作為工業制造中不可獲取的MRO工業用品,其供應鏈環節還存在著很多問題。

  “我們的生活用品、生活消費品經過商場、超市、商城、電子商務四輪革命後,中國的生活消費品供應鏈管理水平被拉到瞭世界級水平。但是,中國的MRO工業品管理卻還停留在20年前的水平。”許建華說,現在的MRO工業品銷售主要還是以線下批發市場和零售商店形式存在。

  這種線下批發市場和零售商店形式,導致整個MRO工業品流通環節呈現著小、散、亂的特點。老虎鉗廠商、儀表廠商、潤滑油廠商……通過層層代理到瞭各地機電市場的老虎鉗、儀表、潤滑油門店,大的工廠像抓中藥一樣每傢拿貨。

  據江浙滬調研顯示,江浙滬大大小小的機電市場一共有150多傢,平均每傢機電市場占地面積就多達幾百畝,有上千個攤位。假設一個攤位需要4個員工維持正常的運轉,整個江浙滬市場就需要60萬名員工。環節越多,整個流通成本就會越高。比如一個機電產品出廠價是100元,賺瞭10%的利潤,到用戶手上150元,也沒錢賺。

  流通環節多,社會庫存量大,導致MRO工業品供應鏈中存在極大的資源浪費和效率低下,能做的事情太多,能提高效率的地方太多。如果能夠利用現代科技的技術至少可以壓縮一半環節。

  “我們之前有服務過一個6000人的特大型鋼廠,由於鋼鐵廠之前對於它的倉庫情況根本不清楚,導致盲目生產。同時,鋼鐵廠對於終端的銷售價格也不清楚,在加上供應商拖款種種問題,導致其供應鏈的結構及其的不合理,把資金占用、倉庫占用、報廢率等等因素綜合算後,每一頓鋼鐵的非經營成本是57元。”許建華說,但是通過信息技術,將中間環節減少後,經過川山甲三年的的管理現在是32塊,相當於節省瞭25元,那一千萬噸就會節省2.5億元。

  B2R模式重構MRO工業品供應鏈體系

  環節多、庫存高、效率低,是傳統MRO工業品供應鏈的核心弊病。

  基於這個痛點,川山甲通過打造工業品B2R(商傢對零售)采供聯合運營平臺,壓縮供應鏈環節、優化供應鏈節點、降低流通成本、提高綜合效率,助推生產制造業降本增效。上遊連著MRO工業用品廠商,下遊連著眾多的分銷渠道,中間通過一體化的供應鏈服務平臺,幫助MRO工業用品廠商搭建線上線下全渠道分銷體系,為MRO工業用品廠商解決倉儲、物流、系統、資金等一系列問題。

  具體而言,在線下川山甲建設瞭覆蓋全國的物流網絡。該物流網絡分為一級中心、二級中心、三級中心各自承擔不同的功能。一級中心覆蓋特大型區域、二級中心覆蓋主要大城市、三級中心主要開在MRO工業品客戶集中的區域,解決最後一公裡的問題。

  許健華說:“川山甲至少還會在京津冀和珠三角再建設兩個一級中心,屆時基本覆蓋中國80%的MRO工業品市場。”

  同時,在一二三級的物流中心,川山甲還會設有商務中心,為商戶免費提供給辦公場所,幫助商傢完成對客戶的服務和銷售。在商務中心內,川山甲利用VR技術,把所有產品可視化。除瞭立體的整個外觀,還能看到裡面全部的細節,還可以參觀產品的廠傢。

  在線上,川山甲打造物聯網協同平臺,覆蓋整個MRO工業品管理的全過程,包括采供交易平臺、物聯網協同操作平臺、大數據交互平臺、專業垂直管理平臺。

  為瞭解決產品溯源問題,川山甲參股公司上海捷瑪(833078)與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復旦大學共同研發的物聯網追溯系統。

  “每一個產品進入到川山甲倉庫第一件事,便是為其賦予‘由國傢物聯網標識管理公共服務平臺’認證的一個唯一的物聯網標識(二維條碼),其信息覆蓋‘廠商信息、產品屬性信息、生產日期/批次、質檢記錄、出庫記錄’等內容。”許建華說,條碼化在生活消費品中早已普及,但在MRO工業品領域還是第一次。條碼化是互聯網化和信息化的基礎,也可以徹底杜絕假貨。

  通過物聯網追溯系統,MRO生產制造商能夠實時監控產品的流通的渠道,保證渠道正規化,防止跨區域串貨銷售;對終端客戶來說,通過手機掃描二維碼查閱產品流通數據即可判斷產品是否假冒偽劣,促進流通渠道的規范化;對於交易雙方來說,實現瞭供求信息的共享,基於數據分析來進行單品管理、渠道庫存分配和銷售預測,提高瞭服務水平,減少瞭庫存浪費。

  同時,依靠川山甲打造物聯網協同平臺還能大幅度環節多、效率低的問題。

  “在原有的模式下,從大區批發商、省級代理商、地區代理商、機電市場、服務商,每一個品類的每一個層級都需要自建或者租用倉庫,自建或者使用外部的物流。這是一個非常沒有規模效應和經濟效益的模式。”許健華說,簡單算一筆賬,中國500傢機電市場,每傢1000個攤位,每個攤位5個人,這就是250萬人。如果算上各級產業鏈、物流的人員,MRO工業品供應鏈從業人員超過500萬人。相比之下,一年銷售額6000多億的京東,加上所有的快遞員才10來萬人。

  川山甲模式下規模化的為全市場提供倉庫、物流、信息系統服務,庫房成本、物流成本、門店成本、員工成本都體將大幅度降低。供應鏈環節減少大部分會體現在工廠采購成本降低,提高中國制造業的競爭力。

  用供應鏈金融服務 構建產業生態圈

  由於MRO工業品的流通模式,還處於比較傳統的模式,則導致這個中國MRO工業品的貸款率相比發達國傢差距較大,由於缺乏資金也導致整個行業發展受到制約。

  “中國MRO工業品的貸款率為3%,而國外是60%。”許建華說,這種現象註定瞭MRO工業品供應鏈上需要大量的融資需求,需要用金融服務構建MRO工業品出產業生態圈。

  “MRO工業品品種多,標準不規范,質量難控制,價值難以評估。貨物管理難、無歷史業務數據,無信用平臺,金融產品難以對接。”許建華說,由於缺少信息化和第三方的監督,銀行連貨在哪裡都無法搞清楚,更別提貸款瞭,兩萬億的貨物要變成流動資金,幾乎沒有可能。

  基於此,川山甲將自己的信息系統接通銀行,銀行可以隨時監控貨品,金融化將會變得很容易。不但庫存現貨可以融資,營收賬款也可以融資,訂單也可以融資

  “基於O2O平臺上發生的真實交易的訂單、結算、物流等信息數據,川山甲通過和銀行等機構合作為中小型供應商供應鏈金融服務。”許建華說,川山甲負責提供數據和確認審核,銀行等金融機構負責提供融資。

  萬聯點評:環節多,效率低,成本高,這是很多傳統行業的通病。越來越多的企業想解決這個問題,但說起來容易現實中真正去縮減中間環節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中間環節的存在有其價值,傳統供應鏈結構下,經銷商/代理商首先要承擔供需信息傳遞的責任,要為上遊傳遞下遊的需求信息,要為下遊傳遞上遊的成本、價值與品牌信息;第二要承擔庫存緩沖與貨物交付的責任;第三,要承擔資金緩沖的責任;第四,要創造規模化效益;第五,甚至還要負責售後及逆向供應鏈服務。所以如果要縮減中間環節,必須找到替代的方式,並且方式要更優,那麼要如何做呢。

  川山甲的實踐給瞭我們答案:用基於先進的物流與供應鏈管理系統的智慧庫存優化服務提供物流效率、降低庫存;以物聯網保障將正確的貨物交付給正確的客戶,並將供求信息進行傳遞,支持銷售預測;以5s加盟連鎖服務站承擔銷售、交易、配送、售後與定制化服務;以供應鏈金融暢通資金流動;以互聯網集采創造規模化效益。川山甲將上述功能全部集成在一起,形成供應鏈平臺,不僅替代瞭部分中間環節,而且更高效、成本更低、創造的價值更多。這就體現瞭B2R模式中連接B與R的平臺的價值。《國務院辦公廳關於積極推進供應鏈創新與應用的指導意見》提出要“提升供應鏈服務水平”,強調“大力培育新型供應鏈服務企業”,是對供應鏈服務企業史無前例的認可。



  • 上一篇:重磅消息:“供应链管理服务”纳入国民经济行业分类国家标准

  • 下一篇:物流跨界电商,为什么总是不温不火、难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