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港的选择:六大集装箱码头将使用一套操作系统

  新聞資訊     |      2022-09-20 21:55

  2017年12月14日,天津,嚴寒。在一塊覆蓋全港區生產作業情況的大屏幕上,一個進港提箱等待瞭1小時的集卡司機出現在畫面中,顯得很焦灼。天津港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趙德成恰巧經過,指瞭指屏幕,問身邊的人:“誰能幫幫他?”

  2017年5月,天津港集團旗下6傢集裝箱碼頭整合成一個集裝箱版塊。但是6個碼頭3套操作系統,成為橫在一體化運營前的一隻“攔路虎”。這種模式在生產運營過程中帶來的局限性顯而易見:

  一是由於軟件系統的分散投資,造成資源不能共享,軟件開發和維護費用急劇上升,且由於是不同的開發商研發,技術架構也不統一;二是由於硬件資源的重復投資,當各碼頭作業繁忙程度的不平衡時,大部分硬件資源未能得到充分利用;三是各碼頭自成體系,信息壁壘高築,造成集團層面數據標準化的缺失,且數據安全性和完整性無法保障;四是技術力量分散,各碼頭IT技術人員的水平參差不齊,造成管理人員冗雜;五是各碼頭單獨備份數據,投資巨大。

  以上各方面不足最終導致瞭天津港集團層面信息化領域艱難的整體規劃和管理,困難財政及固定資產管理,無法形成數據集中及應用集中,無法快速有效地為經營管理者提供管理輔助信息等問題。

  天津港通過幾年論證,對內細致分析各項技術需求,對外與行業專傢、同行多次技術交流。最終打造瞭以“服務層、操作層、管控層”為核心要素港口一體化運營體系。

  天津港數據可視化平臺

  服務層:線上化、協同化,打造“體驗服務”

  服務層是與客戶發生直接交互的界面和觸點,傳統服務層以航運中心櫃臺、閘口為主,如今以網上受理中心、手機營業廳、呼叫中心甚至公眾服務號等線上渠道取代傳統渠道成為客戶和港口往來次數最多的渠道。打通線上全流程,支持更多業務遷移到線上渠道是一體化運營模式建設的重點。傳統的線下渠道也將越來越具有“線上”形態,呈現無紙化、電子化趨勢。例如:電子D/O、電子發票等。

  協同化:是指港口運營商的物流服務要與口岸的貿易服務進行無縫對接,從而促進貿易便利化,打造口岸協同平臺。例如,對接國傢單一窗口、對接金融機構等。

  伴隨著大量業務遷移到線上,服務層的定位和功能由服務職能為主向營銷和咨詢服務職能為主轉變;但高度發達的線上渠道並不是崇尚單一的線上化、數字化,而是通過業務受理中心的形式保留瞭一定的“人”的元素,重在提升體驗和支持品牌。

  操作層:自動化、集約化,實現“高效處理”

  操作層是處理物流作業 的“後臺”,其操作效率將影響整個物流鏈操作品質,也是影響運營成本的重要變量。伴隨著碼頭自動化技術的不斷突破,未來操作層將逐步轉變為“魔鬼碼頭”,傳統人工碼頭向自動化碼頭改造將成為發展趨勢。

  集約化:過去操作層的業務處理以“分散化”為主要方向,各碼頭之間自成體系,負擔自身范圍內的業務。未來操作層應以“集中化”為主要方向,國外領先港口運營商已經嘗試建立各類操作中心的方式來實現資源的集約利用,例如:新加坡的碼頭配載中心、司機管理中心、計劃中心、運營優化中心等。

  國內港口也在積極嘗試建立“一體化生產平臺”,在保持部分碼頭運營人員“人不動”的情況下,充分打通跨碼頭、機構層級的運營資源,實現“邏輯上”運營大集中。

  管控層:雲端化、平臺化,強化“智慧管控”

  管控層是整個運營的“神經中樞”,在服務層和操作層轉型的驅動下,管控層的功能也將由運營風險控制為主向任務管理、風險控制、數據分析、外部資源整合與優化反饋的綜合功能轉變,呈現“雲端化”和“平臺化”的發展趨勢。

  雲端化:邏輯集中下的“集約化”作業將成為操作層運營活動重要的發展方向,而“雲運營”管理平臺的建設是實現“集約化”作業的關鍵,旨在通過資源組合方式的優化和資源投入的統籌安排,提高口岸運營體系的整體效能。

  雖然在港口運營領域,“雲運營”的概念還未廣泛落地,但在其他行業早就有成熟應用。滴滴打車就是典型的“雲平臺”案例,需求端是需要打車服務的用戶,供給端是已在平臺上獲得準入的車輛資源。在客戶下單後,客戶需求統一接入雲平臺,平臺通過預先定義的明確規則,在供給范圍內快速精準地匹配最優的服務資源,推動資源效用最大化。當服務完成後,用戶和車主可以在打車軟件上對用車服務進行相互評價,評價結果便於平臺端到端跟蹤和掌握運營水平,並持續改進服務效率。由此可見,需求統籌、精準撮合、閉環管理、驅動優化是雲平臺運轉的核心特點。

  集裝箱碼頭一體化操作系統

  2017年12月20日,天津港相繼完成瞭2傢集裝箱碼頭一體化系統上線工作,後續天津港所有集裝箱碼頭將成為一體化作業系統的成員。這個系統涵蓋天津港六傢集裝箱碼頭生產作業全部領域,其中包括船舶自動配載、堆場智能找位、拖車全場調度等功能。

  而集裝箱碼頭一體化作業系統的上線,將運營數據進行集中管理,並將操作流程進行統一,將引領港口集團集裝箱碼頭運營模式升級的發展趨勢,優勢顯而易見:

  一是有利於建立和實施一級法人體制下的法人授權機制及分支機構的等級管理體系。當前天津港集團正在進行集裝箱板塊整合,整合後將具有一級法人體制,一體化項目的實施可以支撐建立適應的等級管理體系,符合供給側結構改革方向。

  二是一體化項目作為天津港智慧港口三年行動規劃第一個投產的項目,將成為天津港集團轉型升級的新引擎,它有利於天津港集裝箱業務從粗放型經營轉向集約化經營,集中運營,統一管控。

  三是實現天津港集裝箱業務處理的標準化和規范化。以網上業務受理為例,天津港雖然是利用互聯網辦理碼頭業務最早的口岸,但6個碼頭6個網站6種模式。沒有統一的標準,對引導口岸客戶業務辦理模式升級帶來瞭障礙。

  四是一體化項目有利於完善集團內部控制體制,實現組織結構的扁平化和資源共享,進一步降低管理成本。以各碼頭公司拖車資源為例,此前由於系統各異,不能夠實現拖車共享,現在系統統一,資源共享水到渠成。

  五是一體化項目有利於加快物流流動效率,避免因信息分散而造成擁堵,對客戶可以實現在多個碼頭間資源平衡。

  六是一體化項目有利於集裝箱口岸物流數據的集中。對上便於對接國傢單一窗口建設,對下便於服務口岸廣大客戶,最終還將為大數據應用奠定堅實基礎。

  天津港智慧港口是否有幫到文首出現那位司機?據港口圈瞭解,目前天津港上線的集疏運預約平臺即可解決這一問題。管理層與集卡車司機之間的這次簡單連接隻是一個“萌芽”,最終長成的大樹將是《天津港智慧港口建設三年行動計劃》的落地。港口圈(ID:gangkouquan)分析認為,交通運輸部辦公廳、天津市人民政府辦公廳、河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聯合印發的《加快推進津冀港口協同發展工作方案(2017—2020年)》中明確要求積極打造天津港綜合性門戶樞紐,以集裝箱、商品汽車滾裝和郵輪運輸為重點。而集裝箱業務終究是天津港的核心業務,整合世界前沿各方面優質資源才能助推天津港這個北方大港、中國第一個集裝箱碼頭在市場上甩掉包袱、輕松上陣,更為將來天津港集裝箱碼頭自動化工藝應用打下瞭堅實基礎



  • 上一篇:澳大利亚现“共享游艇”

  • 下一篇:印政府取消与韩国江南造船合作扫雷舰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