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业界谈“黑”色变,黑客上榜不合逻辑背后的逻辑

  新聞資訊     |      2022-09-20 21:49

  每年一次的英國勞氏日報“全球航運百強影響力人物”榜單揭曉,總能帶給業界一些驚喜或意外。評委們犀利而獨特的視角,總能穿過波詭雲譎,清晰捕捉到海事界的力量脈動。盡管有的榜單人物並非傢喻戶曉,甚至鮮為人知,但他們都在各自的領域內對航運業的未來發展發揮著強大的影響力。

  日前,2017年榜單出爐,黑客名列榜單第11位。黑客上榜,帶給業界的除瞭意外,還是意外。2010年至2012年,勞氏日報曾因連續三年將索馬裡海盜代表人物伽拉德·默汗邁德(Garaad Mohammed)列入“全球航運界百強影響力人物”,而引發業界不小的爭議。與索馬裡海盜那幾年對航運業的影響類似,黑客在2017年向航運業展示瞭非凡的攻擊能力,甚至讓業界至今談“黑”色變。他們影響力雖大,但行為不僅非法,而且對航運業的發展造成瞭極大的傷害。從這個意義上講,勞氏日報給予一群為非作歹者如此高的“榮譽”,似乎有些不合常理,甚至不合邏輯。


航運業界談“黑”色變,黑客上榜不合邏輯背後的邏輯


  今天,大到國際政治、小到個人隱私,我們都已很難說出哪裡還見不到黑客的身影。不少機構、個人的計算機系統都曾遭到過他們的暗算。據說,就連美國最重要的國傢軍事網絡系統也難逃中招厄運,大量機密文件被竊取。近年來,呼籲航運業警惕黑客攻擊的聲音不絕於耳。2014年,國際海事局(IMB)甚至大聲疾呼:航運及供應鏈將是黑客的“下一個遊樂場”。但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黑客對航運業大規模的攻擊行動並未出現。當人們開始慢慢習慣於“狼來瞭”的警告聲時,狼群卻真實地意外地“閃電”般地出現在瞭面前,而且讓我們損失慘重。

  2017年6月28日,馬士基航運遭黑客襲擊,導致其多處辦事機構及部分業務板塊的計算機網絡系統出現故障,在線預訂等服務中斷,部分碼頭業務一度被迫關閉。據悉,此次網絡襲擊共給馬士基集團造成瞭2.5億-3億美元的巨額損失。11月29日,航運經紀公司克拉克森亦遭“黑手”,一名未經授權的訪問者非法進入該公司電腦系統,試圖竊取客戶數據。今年早些時候,有媒體還曾報道稱,一艘德國船東的集裝箱船在從塞浦路斯前往吉佈提途中被黑客“劫持”瞭大約10個小時。上述雖屬個案,但觸目驚心。黑客已經在用肆無忌憚的血腥入侵向航運界宣示力量。從這個角度講,黑客上榜,雖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或者說,勞氏日報是在用一種特有的方式警示業界,黑客已經成為航運界當今發展不容忽視的潛在威脅因素,它的破壞力之強大,甚至可以超出我們很多人的想象。

  其實,黑客上榜的不合邏輯還有第二層意思。從榜單前十位無可比擬的影響力來看,給予黑客排名第11位的特殊“禮遇”顯然過於誇張。然而,竊以為,它的玄妙或者說邏輯正在於它的誇張和不合邏輯。對於勞氏日報這樣的知名海事媒體而言,滿滿都是正能量的年度航運百強影響力人物榜單,如果效仿當年給予索馬裡海盜頭目第7、第8排名的作法,把黑客這樣一個讓業界吃盡苦頭的群體選入前十,那就不僅是意料之外瞭。但如果放在一個靠後或者不顯眼的位置,就難以起到振聾發聵的警示作用。因此,把黑客放在第11這樣的位置上,應該是是評委們絞盡腦汁權衡再三後作出的最合理最藝術最能體現意圖的安排。這樣的安排,或者說通過誇張的手法,可以讓業界一目瞭然,清醒意識到網絡安全面臨挑戰的嚴峻性,迅速采取行動,亡羊補牢,構建起更強的網絡免疫系統。從榜單公佈後業界的反映來看,評委的“良苦用心”達到瞭預期目標,提醒和警示作用已經顯現。

  就在榜單發佈的前幾天,全球首艘智能商船“大智”輪在上海海事展正式發佈。兩件事出現在同一個時間點,巧合、偶然中似乎也蘊含著某種必然。以智能化與信息化為核心的第四次工業革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廣度和深度影響航運業。在數字化、智能化的裹挾下,航運業開始掀起景象壯觀的智能化浪潮,智能航運、智能船舶和智能管理等新概念逐步變為現實並大步向前。人類的航運發展站在瞭新的歷史起點上。智能航運將改變傳統航運的運營模式和安全理念。我們需要也必須以積極的心態敞開臂膀擁抱新技術,同時也必須在思想上行動上築牢系統安全的防火墻。


航運業界談“黑”色變,黑客上榜不合邏輯背後的邏輯廣州制造全球首艘智能商船“大智”正式發佈


  然而,航運業對網絡安全的總體重視情況卻不容樂觀。據外媒報道:新加坡船東協會(SSA)總裁Esben Poulsson曾在2016年公開表示,超過90%的公司高管都說他們沒有閱讀過網絡安全報告,也沒有做好處理網絡攻擊的準備。顯然,黑客對航運業網絡系統的軟肋早已瞭然於胸,其虎視眈眈也就順理成章瞭。

  有專傢警告,航運業目前在網絡安全方面主要存在兩大問題,一是部分企業在安全意識、管理要求、制度建設上,與信息技術的迅速發展不適應不匹配。二是部分船舶所應用的軟硬件系統、病毒防禦系統更新緩慢,且隨著船齡增長,有的船上的網絡設備疏於維護,造成船舶安全基礎薄弱。

  顯然,構建起航運業網絡安全的免疫系統,不僅要通過技術手段提高船舶的防禦能力,如限制和控制網絡端口、協議及其服務,增強船舶防火墻、路由器和交換機等網絡設備的配置,加強電子郵件和網頁瀏覽器的保護、衛星和無線通訊的保護、惡意軟件防護、無線接口的控制、應用軟件的安全性管理、提高數據恢復能力等措施。更重要的是要喚起航運業對網絡安全的普遍重視意識,要警鐘長鳴,把黑客威脅當作砥礪青春的磨刀石,練就金剛不壞之身,任它魔高一尺,我自道高一丈戰妖魔。這或許才是評委安排黑客登上勞氏日報2017“全球航運百強影響力人物”榜單背後的深意,或者說其不合邏輯背後的邏輯。

  黑客,來自於英語Hacker的音譯,本身並沒有明顯的褒義或貶義,原指熱心於計算機技術,水平高超的電腦專傢,尤其是程序設計人員。他們縱橫於網絡空間,熱衷於計算機科學研究,並非惡意破壞。1988年“莫裡斯蠕蟲”病毒事件之後,hacker一詞才開始被賦予瞭貶義的成分。實際上,在hacker群體中,確實不乏“為自由而戰的鬥士”和有富有正義感的“網絡大俠”,但更容易讓人們與它聯系在一起的卻常常是惡作劇者或“江洋大盜”,甚至是“職業雇傭殺手”。特別是漢語音譯“黑客”更是增加瞭其神秘和恐怖色彩,使得人們一提起黑客就和犯罪牽扯在一起。顯然,勞氏日報榜單上的黑客指的就是這群非法入侵別人網絡系統進行惡意破壞的傢夥。



  • 上一篇:“渤海湾港”是个什么港?

  • 下一篇:2018年将进行物流布局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