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将进行物流布局设计

  新聞資訊     |      2022-09-20 21:49

  作為商業基礎設施,物流的發展關系著北京商業環境發展。1月25日,在市十五屆人大一次會議小組會後,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郵政管理局局長王躍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稱,疏解整治對物流業來講是發展的新機遇,2018年,北京郵政管理局會加強對物流的規劃,對物流整體的空間佈局進行設計,更好地服務於北京市的城市規劃。

  生活性物流需要不斷升級我國快遞業務一直保持著高速平穩的發展態勢,北京市也承擔著重要的物流中轉與分揀工作。王躍表示,經過多年的發展,北京市已經是區域性物流中心的集合地,是航空、火車等交通匯集的樞紐,物流設施也就在此自然形成瞭重要的節點,然而這些位於重要節點位置的物流中心,並非全部服務於北京市的消費需求。這些物流中心以北京為中心,服務范圍輻射北方、華北以及東北等地區,北京主要扮演著協助快件中轉的角色。

  因此,王躍強調,北京市的物流疏解對象應當是將北京市作為中轉的物流中心,弱化北京市的物流中轉功能,需求量大的生活性物流則需要不斷增加和升級。

  在他看來,上述服務於外地的物流中心需要不斷外移,主要服務於北京市的生活性物流則要不斷強化。從宏觀來講,北京市的城市治理正強化首都功能,解決居民生活需求的生活性物流是首都功能的一種,需要強化和完善。北京市進出口快件業務量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著北京市居民對生活性物流的需求。北京商報記者從北京市郵政管理局獲悉,2017年,北京市攬收的出口日快件業務量平均為623.16萬件,而快件業務量的出口與進口比例平均為1∶1.2。

  王躍解釋稱,北京市進口快件業務量高於出口業務量,表明北京市是一座輸入型的消費城市,居民對生活性物流的需求會不斷增長。根據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內容顯示,北京市將開展物流等專項規劃,增強城市發展的整體性、協調性,保證城市安全高效運行。企業迎來轉型升級新機遇區域性物流不斷被疏解外遷時,物流企業紛紛自行變革求新,適應新的發展。一位不願具名的民營物流企業經營者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企業已經開始重新選址建設新的物流分撥中心,對新址的物流中心硬件與軟件要求更為嚴苛。

  公司對物流倉儲中每平方米存貨量制定瞭嚴格要求,相較於以前,貨架間的距離更寬,貨架高度降低。當民營企業積極升級提升,電商物流也在進行自檢自查。北京商報記者從京東方面瞭解到,在自建物流的體系下,京東物流在建設各項物流設施的時候,不斷提升建設的要求和標準。

  同時,在日常運營中,京東物流會進行自檢自查,通過快速反應切換生產地點以及及時優化配送路線,從而保持高效的物流效率,確保配送的時效性。與此同時,京東已經在多地建立倉儲物流中心服務於北京市場。例如在北京周邊,京東物流除瞭在北京各地擁有眾多倉儲設施,還在河北固安、山東濟南等地建有大型物流中心,服務整個京津翼地區的消費者。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瞭《關於推進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針對電商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和矛盾,提出瞭針對性舉措,並要求推動物流園區的建設。《意見》指出,近年來,我國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不斷加深,但仍面臨政策法規體系不完善、發展不協調、銜接不順暢等問題。

  需要強化規劃引領,完善電子商務快遞物流基礎設施。統籌規劃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發展,構建適應電子商務發展的快遞物流服務體系,保障基礎設施建設用地;完善優化快遞物流網絡佈局,推動電子商務園區與快遞物流園區發展。分析認為,《意見》的出臺有助於加快行業推動制度創新,解決發展中的新問題,進一步提高電子商務與快遞物流協同發展水平。增添物流中心強化規范據透露,在2015年版北京市新增產業的禁止和限制目錄中,將郵政快遞視為在城區裡限制發展的產業,目前該文件正在做相關修改。

  該目錄顯示,城六區以內,倉儲業禁止新建和擴建(規劃的城市物流配送節點除外),郵政業禁止新建和擴建(便民服務、快遞配送網點除外)。王躍建議,疏解整治後騰退出的商業空白,尤其是四環至五環,應當為物流倉儲的建設提供位置,便於提升物流企業配送的時效性,滿足居民對生活性物流的需求。“北京的倉儲物流相當大比例是未經過正規註冊的倉儲物流大院,很多並不具備倉儲條件,帶來的不僅僅是環境秩序問題,還有非常多的安全隱患,也對交通產生壓力。在北京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主動清退這些倉儲物流企業的同時,由於北京市的產業結構調整,大量與低端產業相匹配的物流需求在弱化,一些非直接北京市城市消費需求的物流都在外移,相當多的物流大院也在面臨著市場經營的壓力。” 北京商業經濟學會常務副會長賴陽表示。

  、騰退低端物流倉儲,將物流倉儲外遷的工作已經初見效果。據《北京市朝陽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顯示,朝陽區將重點引導和推動區域性農副產品、基礎原材料等大宗商品的倉儲物流功能外遷。重點疏解未經規劃審批、占地面積大、環境秩序亂、具有分揀功能的大型再生資源回收場站。

  到2020年,區內商品交易市場、物流基地疏解比例不低於70%,大型回收場站全部退出。清退以低端倉儲業態為主的物流企業,逐步構建支持電子商務發展、促進居民便利消費的現代物流體系,將成為朝陽區倉儲物流未來的發展方向。

  “這些物流大院看似成本比較低,但是主要是通過不規范運營來降低成本,其實效率也比較低,一旦北京市有更好的補充,比如發展一些現代集約的物流模式,例如共享物流、眾包眾籌,一些現代物流企業將自己的資源開放出來給一些第三方企業,借助這個平臺來運營,借助電腦的智慧物流調配,運送效率將會提高,這是最佳結果。”賴陽指出,通過集約化、信息化資源調配降低物流成本,代替低端的倉儲物流,減少低端物流倉儲清退對北京物流產業的影響,清退疏解的同時也要註重相應設施的增設和填補。



  • 上一篇:航运业界谈“黑”色变,黑客上榜不合逻辑背后的逻辑

  • 下一篇:创新港航服务模式“粤港澳大湾区同船货运巴士”起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