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业将被区块链颠覆?

  新聞資訊     |      2022-09-20 21:50

  日前,馬士基集團和IBM宣佈將組建一傢合資公司,通過區塊鏈技術為全球貿易提供更為高效安全的方式。新合資公司旨在創建一個全球貿易數字化平臺,幫助企業在國際跨境貨物運輸和追蹤中實現數字化管理。航運業龍頭企業“牽手”區塊鏈,在業內引起瞭廣泛關註,航運人驚呼“區塊鏈將改變航運業”,一個航運發展新格局正在形成。那麼,區塊鏈究竟威力何在?

  航運業將被區塊鏈顛覆?

  □ 特約記者 董鵬 通訊員 謝峰波 見習記者 王有哲

  區塊鏈是通過分佈式方式集體維護一個加密數據庫的技術方案,通俗解釋為一種多人共同記賬的對賬機制。其優點集中在去中心化、去信任化、降低成本、交易透明、雙方匿名、智能合約等多個方面。

  區塊鏈和航運業的結合,主要表現於通過航運區塊鏈積聚企業的交易運營數據,形成大數據庫,進而打造全流程自動區塊鏈系統,徹底打通平臺各個環節,形成信息共享渠道。

  區塊鏈“試水”航運業

  隨著區塊鏈應用的日益增多,這項技術在供應鏈中的應用引發強烈關註。據2017年奧緯咨詢的報告預測,利用區塊鏈技術縮減結算周期,每年可以節省100億至200億美元,這筆節省的巨額費用是與區塊鏈產業相關的市場空間。作為最古老行業之一的航運業,自然也不會放過與新技術“牽手”的機會。

  2017年3月,丹麥航運巨頭馬士基宣佈已完成首次區塊鏈試驗,該試驗旨在優化價值數萬億美元的全球航運業務。馬士基在全球航運貿易中占有15.8%的市場份額,由於年收入大幅下降,所以其設計該區塊鏈應用程序,以節約航運成本和時間成本;2017年8月,商船三井、日本郵船以及川崎汽船等14傢日本企業,成立瞭基於區塊鏈技術的貿易數據共享平臺企業聯盟。

  與此同時,新加坡太平船務、新加坡港務集團和IBM聯合簽署瞭一份備忘錄,旨在推進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供應鏈業務網絡的創新研究。

  事實表明,隨著區塊鏈技術在大數據時代的廣泛實踐,除瞭互聯網金融領域,區塊鏈技術已在航運業展開應用,並展現出瞭大好前景。

  在區塊鏈技術影響下,航運電商平臺也可被視為“搬上線”的航運交易所。貨運代理人、航運經紀人、海商法律師、公估師等各類從業者,將告別事務所和小團體,成為業務更聚焦、分工更明細、服務質量更高的自由職業者,在平臺上繼續為港口、航運業提供專業服務或咨詢。

  站在平臺時代到來的新起點上,區塊鏈為未來的經濟、管理提供瞭一種全新的模式,一種更符合平臺時代特征的模式。

  “明星”技術存在短板

  區塊鏈作為萬眾矚目的“明星”技術,人們往往更多的看到瞭其優點,而忽略瞭其缺陷。航運業、物流業因涉及的節點多、流程復雜、原有運作模式較成熟且被已被廣泛應用,使區塊鏈現階段還很難介入航運和物流中,但區塊鏈仍然被認為具有顛覆航運業的潛質。要讓區塊鏈更適合於航運應用場景,以下幾個問題亟待解決:

  社會公信力不足。區塊鏈技術主要通過集體約束、集體監督來達到信任,因此如何讓交易雙方建立信任,這才是信息化的“痛點”。受制於航運領域的信息保守性問題,區塊鏈技術應用於航運領域要獲得社會承認,還需要政府、區塊鏈企業和研究機構的深入合作與加速推進。

  轉型期需並行使用。將航運領域數據完全承載於區塊鏈上以後,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原始的應用系統仍然需要並行使用,這就要求兩個系統之間具備銜接性,才能夠保證順暢的數據對接。而國際航運往往涉及海關、檢驗、海事等國傢主權機構,要打通跨國之間的貿易壁壘和非貿易壁壘,假以時日才可實現。

  海運業面臨艱難和不可預測的未來。產能過剩、信托問題、利潤下降、競爭日益激烈,這些挑戰以及社會對物流供應鏈的透明度、問責制和責任感的更高要求,將推動行業探索新的解決方案。由此可見,區塊鏈必將和其他數字化創新技術一同,成為航運業在低谷期尋求發展的催化劑。

  缺乏統一標準。區塊鏈技術目前仍由各區域自行測試、完善,而實際投入運行之前,需要在全球建立更為廣泛的行業標準和技術協議,以確保行業、設備、系統、數據間的正常交互。具體來說,數據冗餘機制需要進一步優化,以減少在各節點的資源開銷;數據中心化問題需要進一步厘清,以協調好整個貿易鏈的流暢運轉。

  或成航運發展新風口

  在“2017年挪威國際海運貿易航運展會”上,專傢表示,航運業作為一種“不透明業務”的時代即將發生變革,而這一切都要借助區塊鏈技術。

  區塊鏈技術自亮相之後,最先進入的是金融業,同時它也正加快進入航運業的步伐。由此看來,區塊鏈技術創新有望早日服務於航運產業經濟,實現其真正價值,為國傢“一帶一路”的實施提供有力支持。

  首先,航運供應鏈運作模式面臨變化。基於區塊鏈的優點,貨代可能會轉變為專門提供知識服務和技術服務的機構。同時,區塊鏈利用智能合約,大量單證可被消除,使航運實現無紙化運作,從而達到節省成本的目的,各節點之間的資金流轉也變得安全、高效,也許可以繞過第三方機構(如:銀行)完成支付。

  其次,面向國際供應鏈,形成通道堆疊模式。如果每一個線上交易服務都是提供一個交易的信息通道的話,那麼通道堆疊後並不會降低信息交換效率,反而可以通過堆疊實現更廣的信息傳播范圍。因此,在P2P為代表的未來國際供應鏈交易中,線上交易通道的堆疊模式可能會形成新的主流模式。另外,對於國際供應鏈來說,線下的操作鏈條需要壓縮,包括去除中間環節、操作、步驟、運輸、加工等,但對於線上的交易而言則未必要去中間化。

  再次,將改變港航電子數據交換系統。具體來說,一是區塊鏈將在貿易運輸的各相關主體間實現國際貿易提單等電子單證的交換應用;二是區塊鏈將改變航運業的信用評價系統,並成為支撐航運金融服務創新的關鍵技術;三是區塊鏈將會實現國際供應鏈“物流、信息流、資金流”三流合一,並替代一部分物流,形成線上交易通道的堆疊模式。

  最後,創新航運金融服務。目前,區塊鏈技術的應用逐漸由數字貨幣向“區塊鏈+”過渡,由金融領域逐步向物聯網等非金融領域延伸。另外,通過區塊鏈將資產化的航運資源,以數字形式放上雲端後,交易、融資都更加靈活,資產的追蹤和管理更加便捷。

  總之,雖然區塊鏈在港口、航運業的應用願景向好,但無論是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還是區塊鏈,真正落地還需要多方投入不懈努力。因此,中國航運企業、物流企業和港口企業同樣要在區塊鏈領域上盡早規劃,企業要想長遠發展,必須具備戰略適應能力和科技適應能力。



  • 上一篇:快递企业集中上市后,物流产业链迎IPO潮?

  • 下一篇:纸箱、胶带污染环境 快递包装何时才能“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