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背景下跨境电商税收应对策略探讨

  新聞資訊     |      2022-10-21 10:13

  數字經濟背景下,跨境電商的爆發式發展對國際稅收提出瞭挑戰,跨境電商的稅收監管成為一個世界性話題。目前全球對數字經濟下跨境電商稅收監管政策各有特點,情況復雜。跨境電商全面稅收監管大幕正在開啟,全球跨境電商進入更加嚴格的監管環境。我國跨境電商企業應立足自身實際,配合各國稅收監管的同時,基於對不同國傢跨境電商稅收政策的個性分析,形成規律性認識。最後以京東集團為例,就應對跨境電商稅收策略作粗淺的探討。



  BEPS(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第一項行動計劃就是《應對數字經濟的稅收挑戰》。而數字經濟國際稅收的焦點則是跨境電商逃避稅問題,一些國傢和國際組織紛紛出臺相關稅收政策。跨境電商稅收監管是全球性課題,以國際稅收基本原則來度量跨境網購稅收新規,深刻洞悉國際稅收動態,結合跨境經營情勢進行反思,助力稅收監管,進而積極研究改善應對國際稅收挑戰策略成為我國跨境電商面臨的緊迫課題。

  一、全球數字經濟背景下跨境電商稅收現狀的初步認識

  BEPS 行動計劃的制定實施,就是為瞭遏制“跨國公司利用不同國傢和地區的稅制中存在的漏洞和空白進行稅務籌劃,從而人為減少應稅所得或者將利潤轉移至沒有或者幾乎沒有經濟活動的低稅率地區的行為”。數字經濟及其商業模式與稅收相關的特征,如流動性、多變性、數據依賴性、網絡效應、壟斷或寡頭壟斷傾向等,會加劇BEPS 產生的風險。而數字經濟背景下跨境電商的爆發式發展對國際稅收規則提出瞭挑戰。

  (一)國外跨境電商稅收政策特點

  對數字經濟背景下跨境電商征稅是符合國際稅收規則的,數字經濟的特點、各國的基本稅制和國傢利益的偏好共同決定瞭各國采取的稅收政策存在較大差異。

  1. 數字經濟本身特殊的形態,難以形成穩定一貫的稅收政策。從稅收角度如果將數字經濟作為一個單獨領域,很難在數字和非數字之間畫出一條界線,因此無法形成單獨的稅制。數字經濟處於不斷發展演變的狀態,給稅收政策制定帶來不確定性。因此,各國對數字經濟尤其是跨境電商征稅,采取現實應對政策,各有不同。

  2. 各國基本稅制不同,數字經濟稅收政策也不同。從稅種層面考察,各國對數字經濟、跨境電商征稅主要是增值稅和所得稅。例如,澳大利亞將對跨境網購低價商品征收貨物勞務稅, 明確境內消費者通過境外電子商務平臺購買貨物時由電子商務平臺作為納稅人,這意味著稅款將由電子商務平臺運營商繳納,而不是銷售貨物的賣傢,電商平臺被賦予瞭納稅義務。德國則對跨境電商賣傢征稅,其平臺在線零售商自行負責納稅義務。美國實行以所得稅為主體的稅制體系,其關註的重點是居民和非居民所得稅,對第三方跨境電商稅收暫未實行。但要求亞馬遜美國站的賣傢,一年銷售滿50 單的需要提供納稅身份信息,似乎在為電商全面征稅做鋪墊。從深層次上看,數字經濟背景下對跨境電商征稅涉及增值稅、所得稅,國情不同,比較復雜,同樣也涉及國際稅收規則的調整。在BEPS 行動計劃指導下,形成統一的數字經濟國際稅收政策,還有一段路程要走。

  3. 國傢利益偏好引發新的稅收壁壘。一般來說,跨境電商會對一國經濟、相關企業產生沖擊,尤其對欠發達國傢沖擊更大。同時,全球普遍存在跨境電商利用各種手段和方式逃避稅問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因此,為維護本國企業競爭優勢,各國制定的稅收政策偏重本國利益保護,築起新的稅收壁壘。這顯然有悖於國際稅收分配公平原則和跨國納稅人稅負公平原則,甚至存在雙重征稅,因跨境電商引起的國際摩擦也逐步增多。

  (二)國外跨境電商稅收政策簡要介紹

  1. 澳大利亞。早在1998 年,澳大利亞稅務局(ATO)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財政事務委員會達成共識,電子商務的征稅原則包括:中立原則、效率原則、明晰性原則、兼顧公平和效率性原則。澳大利亞稅務局認為,現有的國際稅收概念基本可以應用於電子商務,但需要進一步明晰。根據澳大利亞貨物勞務稅法規定,從2018 年7 月1 日起,向境外電子商務平臺征收跨境網購低價商品貨物及勞務稅。所謂低價商品指海關完稅價格低於1 000 澳元( 約5 000 元人民幣)的商品。該政策是針對營業額達到75 000 澳元以上的海外供應商、電商分銷平臺和貨物代理制定的。之前,消費者通過電商網購的進口低價商品是不需要繳納貨物及勞務稅的。

  2. 英國。英國相關法律明確規定所有在線銷售商品都需要繳納增值稅,稅率與實體經營一致,一般標準稅率達17.5%,優惠稅率5%。對於從事跨境電商企業,都需要註冊增值稅(VAT) 專用碼,用作繳納進口稅和增值稅使用。2016 年3 月,英國政府也提出關註海外賣傢VAT 稅費問題,或制定相關監管法規。

  3. 俄羅斯。根據俄羅斯聯邦海關總署2017 年11 月24 日公佈的第1861 號令,自2017 年12 月7 日起俄羅斯公民網購商品入境,不僅需要提供護照信息,還需要提供個人納稅號及購買商品鏈接,否則包裹將退回給發貨人。俄羅斯政府將之前對海外網購1 000 歐元以上征稅的規定,調整為超過20 歐元就要征稅,這項政策來源於俄羅斯國傢杜馬擬定的2018-2020 年財政預算草案,從2018 年7 月1 日開始實施。同時,俄羅斯政府正在考慮對境外電商啟動增值稅支付機制,即按照最終價格的15.25% 征收增值稅,聯邦稅務局有權向電商平臺提出要求,對未履行繳納增值稅義務的境外電商關閉其銷售頁面。

  4. 歐盟。2017 年12 月1 日歐盟委員會提出支持電子商務和在線業務新的稅收規則,這些建議將提交歐洲議會磋商後提交理事會通過。新規則將確保增值稅在最終消費者所在國支付,從而實現歐盟國傢之間更公平地分配稅收,有助於成員國收回每年在線銷售損失的約50 億歐元增值稅收入。如果不采取行動,到2020 年估計損失可能會達到70 億歐元。新規則將簡化網上銷售創業公司和小型企業的增值稅征收規定,並將采取行動遏制歐盟以外的增值稅欺詐行為。

  二、國傢層面主動作為,共建跨境電商國際稅收新秩序

  面對跨境電商稅收征管的新趨勢,國際社會需要協調行動,創新跨境電商國際稅收規則。作為電商發展大國,我國應主動作為,在國傢層面積極推動建立跨境電商國際稅收秩序。

  (一)強化我國在國際稅收規則制定中的話語權,貢獻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

  中國應發揮主導者的影響力,積極呼籲並主動參與制定國際稅收新規則,加強與世界各國的溝通協調,就跨境電商稅收問題,開展雙邊或多邊談判。在平等原則下,合理劃分各國對跨境電商稅收管轄權,實行稅收公平分配。

  (二)各國協調一致,對流動稅源加強監管

  在借鑒各國對流動稅源監管經驗基礎上,擴圍跨國稅務合作領域,以此避免各國稅收流失,維護共同稅收利益,推動建立多邊稅收合作機制和國際稅收問題與爭議協調解決機制,建立國際稅收新秩序。

  (三)在BEPS 行動計劃框架下,加強各國稅務合作,打擊跨境電商逃避稅

  各國合作建立懲治和防范制度機制,凈化跨境電商國際經營環境,建立守法經營、公平競爭的經營秩序。

  (四)推行電子發票國際化及各國電子發票數據互通

  2015 年11 月,國傢稅務總局發佈的《關於推行通過增值稅電子發票系統開具的增值稅電子普通發票有關問題的公告》(國傢稅務總局公告2015 年第84 號)第三條規定,電子發票法律效力、基本用途及基本使用規定等均與紙質普通發票相同。其同樣適用於報銷入賬、售後維權,也為消費者帶來保存、查詢等方面的便利。在國內電子發票發展基礎上,推行電子發票國際化及各國電子發票數據互通,幫助各國獲取經濟大數據,加強對跨境電商的監管,避免各國稅款的流失。

  三、企業層面創新實踐,主動適應跨境電商稅收新形勢

  面對愈加嚴峻的全球稅收監管形勢和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環境,世界各國跨境電商需要順勢而為,調整策略,創新實踐,積極應對。

  (一)跨境電商創新實踐的發展趨勢

  一是運用新技術提升運營能力和效率。加深與互聯網的高層次融合,運用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人工智能,加速跨境電商業態、模式向更高階段演進,提高運營能力和效率,打造新型產品和供應鏈,搶占技術轉型發展的制高點。

  二是本土化運營。跨境電商達到相當規模,可采取設立分公司、建立倉儲等方式,進行本土化運營,將成本高昂的跨境郵寄物流轉變為一般貿易方式出口,零售可以通過自助貿易銷售。同時,可以采取海外倉儲,當地買傢購買後直接在本地發貨,使交易變得更加快捷。

  三是更加專註經營業務。發揮跨境電商碎片化、去中間化的特點,盡量減少和縮短中間經銷商的環節和通道。比如,可以由專業機構解決買賣雙方的安全問題、信任問題,甚至解決金融、物流、報關報檢等問題,從而買賣雙方更專註於自身商品經營業務。

  四是打造跨境電商國際信用品牌。當前,跨境電商還存在很多問題,給國際稅收監管帶來困擾與挑戰,許多國傢對跨境電商有著各種考量。諸如,信息安全、公共安全、稅收流失、喪失國傢貿易武器、假冒偽劣產品等問題。跨境電商應該堅持行業自律,守法營商、誠信經營、合規納稅,這也是核心競爭力。

  (二)跨境電商稅收的應對策略——以京東集團為例

  對於我國跨境電商而言,必須立足誠信經營、稅收合規,以積極的姿態、出色的智慧、靈活的策略去適應新形勢、應對新挑戰。京東集團作為國內電子商務行業的領軍企業,其成功的經驗,可供借鑒。

  一是加快技術轉型和創新發展,增強核心競爭力。京東適應新時代發展,在雲計算、大數據、智能硬件、電子商務、物流倉儲以及金融科技等領域持續推進技術創新,實行戰略轉型。目前,京東在人工智能領域囊括瞭京東全自動物流中心、京東無人機等一系列備受矚目的尖端智能物流項目,構建智慧物流生態體系。京東創新能力與技術轉型為其開拓海外市場,參與國際競爭,提供瞭強大的實力,保持瞭強勁的發展勢頭。

  二是擴大海外規模和效益,遵從當地稅收監管,在競爭中促發展。適應品質消費的需求大勢,京東不斷強化品質優勢,整合海外與海內雙向需求,利用自身優勢,組織龐大的聯合艦隊揚帆出海,上千傢中國企業已與京東簽署瞭“出海”意向書,群策群力走向全球市場。京東以自有電商平臺直接零售和入駐當地電商網站兩種方式進入美國、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市場。其中,2015年開始開拓俄羅斯電子商務市場,未來將繼續在俄羅斯發力,並計劃在當地設立本土化運營的貿易公司,深耕當地市場。為適應澳大利亞跨境零售稅改,京東已著手在澳大利亞稅務局網上註冊申報、系統改造等工作,並

  開始相應調整京東主站和英文站相關設置,以適應新稅法的到來。此外,京東集團率先推出電子發票,其作為交易信息的電子化載體,已然成為我國稅收征管信息化的技術支持和基本手段。可以預料,數字經濟急劇發展為電子發票這一財稅創新成果提供廣泛發展機遇的同時,電子發票也將以獨特的優勢助力數字經濟發展,推進數字經濟下國際財稅創新與實踐,以配合各國稅務部門實施相關監管。



  • 上一篇:生鲜快递保险应声落地,物流保险初启动